团子子

不知不觉……就做了很奇怪的样子了……想着勇利的eros就做成这样了……嘤,勇利~

维勇 第一美女X美男子梗

一发完?(也许会有(删)番外(删)正文)

谜之小故事,我将原文的引用或小修用[]框起来了~


[“有一个美男子来到一个小镇上,他接二连三地俘获了镇上女人们的心。”]

有的沉醉于他魅力十足的外表,有的迷恋他优雅的气场,也有的爱慕于他绅士的行为与谈吐。

但男人并不被其中的任何一个所吸引,[他把目标定在了小镇上第一美人的身上。]

这是一位羞涩的孩子脸蛋清秀而可爱,当第一眼看见他时,他就对他充满好感,但从理智上来说他并不是美的艳丽而夺目的,当然他十分的有魅力,只是仅仅从脸庞与性格来说,小镇上任有许多美丽的女孩儿。但无论谁都对他是第一美人这一点,坚定不移,心服口服,这让男人稍微地带点疑惑。

这种疑惑在他穿上他那轻盈而华丽的舞服站在小镇庆典上的时候被完美地解答了。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他摇晃着他纤细的腰肢,修长的腿抬高、旋转,轻盈的踮起脚尖,就如同点在他的心上,他展开的肩、臂还有怀抱都那么深情,使他只想沉醉其中,而舞步却带了点挑逗,他雏菊般的脸庞,现在带上了玫瑰的色泽,还带了点似有若无的香水百合的气息。

“噢!他是那么的美好!”他的心从那一刻起,就已经归属于他了,美男子这么想着。

[但是美人并不为之所动。] 没有关系,美男子有足够的耐心——来自于一天天的生活中,一天比一天稳定、深沉的爱的耐心。

终于,美人[失去了理智]陷入了爱河[终于还是爱上了男人]




“最后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这是真的吗?勇利爸爸?”

“维克多是这么和你说的?”

“是的,维克多爸爸是这么说的。可我觉得这简直像个骗小女孩的童话!”女孩儿显然不满于他父亲这么回答她对家长的罗曼史的好奇,她觉得自己像是受到了什么欺骗,她想到她父亲的恶趣味觉得十分有可能。

“嗯,大致上也没什么错吧。”

“你真的穿了裙子。”

“咳……这个……实际上……嗯……”




当那个男子进入小镇的时候,镇上的第一美人就注意到了他,他当然十分帅气,然而这并不是那人爱上他的原因,实际上他们早有交集,在幼稚而懵懂的年代,区别在于一个并未将记忆和现在对上号,而另一个则回忆到了。

虽然年幼的时候因为女孩们的热情邀请而开始学习舞蹈,并因为人数不够的原因时不时会参加演出,跳一些女性化的舞蹈,但那天祭典上并不一定需要他参加表演。

没有人会强迫他做些什么,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我所舞是为谁?我很清楚。”]

在美男子将目标放在美人身上之前,他就已经将目标定在男子身上了。



“wow,这是真的?”

“难道不相信爸爸吗?”勇利换了个有些伤感的表情。

“no no no,勇利爸爸的话我当然相信!我只是……嗯,我当然相信爸爸!”女孩举起手表达她的坚定立场,用重复的话来强调态度。

“好的,我的好孩子,那么,故事结束了,快睡吧。”

“好~晚安,爸爸。”

“晚安。”勇利轻轻吻了吻女孩的额头然后关上灯离开了。




实际上,女孩要是去问问她的尤里叔叔就会得到一个完全不同设定的故事。

“那个可恶的,滚蛋的,天生的老流氓和计划通!”尤里痛骂着。

[有一个美男子来到一个小镇]嗯,没错。

[他接二连三地俘获了镇上女人们的心。]嗯~是的,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这样。

来到镇上的美男子温柔可亲,单纯认真,他并不是给了女人们什么强大或安全的感觉,但与镇上男人完全不同的性格轻而易举地引起了女人们的母爱之心,在见惯了各种强悍的性格之后这种带了些脆弱的可爱显得分在惹人疼。

“而且他不是那种花心的人,有着很强的责任心。”克里斯曾感叹道,“任何一个与他在一起的女孩都会拥有幸福的。”

“是的,任何一个与他在一起的人,都会拥有幸福的。”维克多也赞同这一点。

“所以这根本是一场老流氓诱拐小男孩的戏码!”尤里这么为这段罗曼史做总结“仗着自己留了长发就不知羞耻地穿着裙子,滥用误会还死不要脸地让男孩负责!”

作为目睹了这段故事的见证人,尤里看到的是这样的一个故事,当然,如果你们还记得勇利的那个补充版本的话就能很轻易发现故事并不只是这样了(笑)。

我就是想写他们两个的女装!!长发维和勇利的女装这样,认真来讲这篇是这系列的引子本质上什么都没讲,有很多设定也都没确定……_(:з」∠)_嗯,寒假开始后会和犬化那篇一起更……嗯,大概就这样了……给自己下一个公示的目标比较有动力,希望大家看得开心ヽ(○^㉨^)ノ♪

维勇犬化1嗷呜~救回一只小天使!(格式修改)

四月的天带着温和的颜色,气温还带着寒,但早已不在寒气逼人了,不过也许今天是个例外?

“啊,竟然下雪了,明明已经是四月了。”女孩儿紧了紧领口有些瑟瑟的样子,她旁边一只高大的巨型泰迪踏着优雅的步子,然后在看见白茫一片的世界后,突然撒欢地奔向雪地。

“别跑的太远啊,维克多!”女孩在后面匆忙叫喊。

这场四月的雪,是樱花伴着雪,拼尽全力盛开的花朵在刚盛开的日子,就突然遭到了霜寒和冻结,但这雪又来地轻柔、杳无声息,它是那么温柔地将那极尽的生命之美暂停住了,它也同样温柔又不可抗拒地,覆在一切裸露于世界的东西之上,而当维克多欢快的爪子到处翻腾的时候,被雪覆盖的小小的生命才得以从雪的封锁中喘口气来,那棕色的小小的一团,紧紧的蜷在一起,稀疏的毛发早已被雪打湿,起不了任何保暖的作用了,他似是感到了生命正一步步离他而去,在最后的最后,他呜咽着发出拼尽全力的哀叫。

“呜……”

那轻柔的声音是那么的渺小,但维克多却似有所感,他抬起脑袋四处寻觅。

眼前只有白茫的一片,不知是雪还是眼睛已无法分辨出深浅了,在最后的光线消失之前好像有什么跳入眼帘。

“呜……呜……”远方传来维克多急切的鸣叫,那声音像是从喉咙里冲出来的一样。

女孩向它招手,“怎么了?维克多,发现什么宝物了吗?” 维克多急切地奔向女孩,将口中叼着的小小一团放到她的手上。

“这是……”

“好温暖……像在妈妈身边一样……妈妈。”勇利迷迷糊糊地嘟囔着,睁开了眼,“唔……妈妈的颜色,但是味道不对,唔~好、好喜欢……唔。”他习惯性的蹭蹭。

温暖而湿润的大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它作为回应。

勇利清醒了一些,抬起脑袋,睁大双眼,看向将他团团围住拥在怀里的大个子,眼睛越发的水汪,当他看见对方的时候眼里发出耀人的光。 ‘好大!好厉害。’他心里想着,好像心中一下子被什么戳中。

‘wow~好可爱。’维克多看着像是能被捧在掌心里似的小可爱迷糊的醒来又用他那闪亮的眼睛看向他的时候心中也像是被什么一下子戳中了一样。

‘太可爱了……就像是’维克多心想。

‘这……这难道就是……’勇利心想。

‘小天使~’

“妈妈!”

“……”

“欸?!!”

“妈妈妈妈,你是我的新妈妈吗?”

“欸?”

“妈妈在临走之前和我说,我要和新妈妈一起生活了。”勇利说着跳了起来,一蹦一跳地带着幼犬特有的欢脱和稚嫩。

“欸?不,等等……我……”

“妈妈,妈妈,我好喜欢新妈妈!”他高兴地跑着跳着绕了几圈又回到维克多身边,轻轻用头蹭了蹭他,腼腆地笑了笑,好像才反应过来,感到了不好意思,“妈妈……”他用幼犬专属的软糯嗓音轻轻地叫着。

看着腻在他身边的小犬,维克多憋在嗓子里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被虚掩的门被轻轻地撞开了,一只同样稚嫩而懵懂的小脑袋伸了进来,“什么妈妈?维克多,你做妈妈了?”

“欸?这个……”维克多觉得,自己毛都要炸起来了。

“嘛~算了,优子在叫你们了哦~”嫩黄与白色相间带着虎斑条纹的小猫尤里向前走了两步,舔了舔爪子,洗了把脸,“快点哟~”

正说着后面就传来了脚步声,优子轻轻推开房门。

“啊,已经醒了吗?”优子轻轻地蹲下身来,向勇利伸出手,“你好我是优子,以后就要一起生活了哟。”

勇利向维克多靠了靠,维克多轻轻地舔了舔他,“没关系,优子是同伴哦。”

听了他的话,勇利慢慢的地走到优子面前,抬起前爪把两只爪子都搭在优子手上,“呜,呜汪!”“你,你好!”

“你好你好!”优子瞬间笑开了。

“说起来勇利和尤里都叫Yuri呢~”优子看着被救回后,从勇利脖子上拿下的吊牌嘟囔着,“还好,在中文里读法不一样,还有音调也不同啊……”

“什么!”路过的尤里一下子炸起了还未长丰满的毛,他死死地盯着正和维克多粘在一直的勇利,一边伸出爪子划向墙壁,当然,因为是爪子还没什么力的小猫,墙壁完好无损,“那个新来的!”

维勇犬化2什么吗!那家伙!(上)

刚成年的巨型泰迪维×泰迪幼犬勇

“尤里!维克多,勇利!来吃饭了。”优子端着两个食盘走了出来,“这盘是维克多和勇利的,勇利的是这边的哟~不要吃维克多的成犬粮哦~”

勇利跟在维克多身后跑来,听到优子的话欢快地叫了两声,优子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尤里在沙发靠背上站了起来,缓缓地伸了个懒腰。“喵呜~”

“啊!尤里!我说过不要爬到高的地方去的吧!对你来说还太早了啊!真是的,别的小猫这年龄不是应该还很怕这种的吗?”

尤里从靠背上跳到沙发上,又通过一旁的小凳子回到地上,“喵呜!”“烦死了老太婆!”他从茶几下穿过,路过勇利面前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汪呜~”被瞪的勇利被吓得瑟瑟发抖僵在了那里。

“尤里,不准欺负新来的孩子哦!”优子很快发现了他的举动向他警告道。

“喵!”尤里的回答是不屑的喵哼声。

“汪汪汪~”维克多出声安慰了勇利他将食盘向勇利那边推了推,意示他不必在意,快些吃饭吧,“尤里就是那种性格的孩子呀!”

“唔……”勇利点点头,似是接受了这个设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回温的天气加上吃饱后的慵懒,三只难得没有打闹,尤里跑到了落地窗前,趴在被阳光照地暖烘烘的地板上晒太阳,除了时不时晃动的小尾巴,就一动也不动了。

勇利也爬上了沙发,仰躺着小息,维克多见状也跟了上去,将爪力搭在勇利暴露的小身子上,将头靠着他,闭上了眼。

“呜呜~”勇利也不反抗,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不动了。

优子看着他们一个个地休息去了,像被传染了似的,也打了个哈欠,“真是懒散的午后啊。”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手机“咔嚓”一声,将这一幕记录了下来。

“咦?”优子翻着之前的相片突然出声,她看着勇利又看看手机,疑惑地问道,“勇利……是不是胖了?”

“汪呜?”勇利一下子清醒过来。

维克多疑惑地用了点力揉了揉身下的小毛球,“wow,真的呢~肉嘟嘟软绵绵的和来时完全不一样了呢~像小猪一样。”

尤里在一旁无声地咧开嘴,不厚道的笑了。

“汪呜~”勇利觉得自己受到了10万点伤害,维克多亲亲也不能好了。

“没关系吗,永利?暴饮暴食不好哦~贪吃也不能吃太多呀!要是肥胖影响健康就不好了。” 勇利觉得优子每一句话都戳到了他的心里了,虽然知道是好意,仍觉得自己简直不好了。

“汪呜~才不是贪吃呢!”他无力地反驳。

“嗯嗯,勇利才不是贪吃呢!”维克多笑着点点头,但勇利感到了其中深深地不相信,他一下子急了。

“真的不是贪吃啊!我只是想快一点长得像维克多一样大!一样厉害!”他匆忙地解释道。

维克多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使劲地蹭了蹭勇利,“真的?我最喜欢这样了!勇利,再说一遍!”

“欸?”勇利一下子被他蹭倒在沙发上,他伸出四只小爪子红着脸抱住了维可多。

尤里默默拨动它还短小的四条腿,将自己转了个圈,对向外面,“正常贵宾怎么可能长到巨宾的大小啊!这点常识还是给我记在脑子里啊!”他暗骂一句愚蠢的汪星人,然后微微抬起脑袋看了眼外面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世界,“什么吗,那家伙……”

优子看了眼正在沙发上打闹的两犬:“为什么我的眼睛这么疼……”

感激所有看了的小伙伴们……手机党加新手的我第一章简直迷然而还是有很多小伙伴们点了赞(/≧▽≦/)实在是太高兴了~临近考试下一张一定是下周二以后了……第一章我会编辑一下格式再发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好不好看,如果有任何建议或意见都请提出来呦~再次感谢所有看到这段话的小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