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子

维勇犬化1嗷呜~救回一只小天使!(格式修改)

四月的天带着温和的颜色,气温还带着寒,但早已不在寒气逼人了,不过也许今天是个例外?

“啊,竟然下雪了,明明已经是四月了。”女孩儿紧了紧领口有些瑟瑟的样子,她旁边一只高大的巨型泰迪踏着优雅的步子,然后在看见白茫一片的世界后,突然撒欢地奔向雪地。

“别跑的太远啊,维克多!”女孩在后面匆忙叫喊。

这场四月的雪,是樱花伴着雪,拼尽全力盛开的花朵在刚盛开的日子,就突然遭到了霜寒和冻结,但这雪又来地轻柔、杳无声息,它是那么温柔地将那极尽的生命之美暂停住了,它也同样温柔又不可抗拒地,覆在一切裸露于世界的东西之上,而当维克多欢快的爪子到处翻腾的时候,被雪覆盖的小小的生命才得以从雪的封锁中喘口气来,那棕色的小小的一团,紧紧的蜷在一起,稀疏的毛发早已被雪打湿,起不了任何保暖的作用了,他似是感到了生命正一步步离他而去,在最后的最后,他呜咽着发出拼尽全力的哀叫。

“呜……”

那轻柔的声音是那么的渺小,但维克多却似有所感,他抬起脑袋四处寻觅。

眼前只有白茫的一片,不知是雪还是眼睛已无法分辨出深浅了,在最后的光线消失之前好像有什么跳入眼帘。

“呜……呜……”远方传来维克多急切的鸣叫,那声音像是从喉咙里冲出来的一样。

女孩向它招手,“怎么了?维克多,发现什么宝物了吗?” 维克多急切地奔向女孩,将口中叼着的小小一团放到她的手上。

“这是……”

“好温暖……像在妈妈身边一样……妈妈。”勇利迷迷糊糊地嘟囔着,睁开了眼,“唔……妈妈的颜色,但是味道不对,唔~好、好喜欢……唔。”他习惯性的蹭蹭。

温暖而湿润的大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它作为回应。

勇利清醒了一些,抬起脑袋,睁大双眼,看向将他团团围住拥在怀里的大个子,眼睛越发的水汪,当他看见对方的时候眼里发出耀人的光。 ‘好大!好厉害。’他心里想着,好像心中一下子被什么戳中。

‘wow~好可爱。’维克多看着像是能被捧在掌心里似的小可爱迷糊的醒来又用他那闪亮的眼睛看向他的时候心中也像是被什么一下子戳中了一样。

‘太可爱了……就像是’维克多心想。

‘这……这难道就是……’勇利心想。

‘小天使~’

“妈妈!”

“……”

“欸?!!”

“妈妈妈妈,你是我的新妈妈吗?”

“欸?”

“妈妈在临走之前和我说,我要和新妈妈一起生活了。”勇利说着跳了起来,一蹦一跳地带着幼犬特有的欢脱和稚嫩。

“欸?不,等等……我……”

“妈妈,妈妈,我好喜欢新妈妈!”他高兴地跑着跳着绕了几圈又回到维克多身边,轻轻用头蹭了蹭他,腼腆地笑了笑,好像才反应过来,感到了不好意思,“妈妈……”他用幼犬专属的软糯嗓音轻轻地叫着。

看着腻在他身边的小犬,维克多憋在嗓子里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被虚掩的门被轻轻地撞开了,一只同样稚嫩而懵懂的小脑袋伸了进来,“什么妈妈?维克多,你做妈妈了?”

“欸?这个……”维克多觉得,自己毛都要炸起来了。

“嘛~算了,优子在叫你们了哦~”嫩黄与白色相间带着虎斑条纹的小猫尤里向前走了两步,舔了舔爪子,洗了把脸,“快点哟~”

正说着后面就传来了脚步声,优子轻轻推开房门。

“啊,已经醒了吗?”优子轻轻地蹲下身来,向勇利伸出手,“你好我是优子,以后就要一起生活了哟。”

勇利向维克多靠了靠,维克多轻轻地舔了舔他,“没关系,优子是同伴哦。”

听了他的话,勇利慢慢的地走到优子面前,抬起前爪把两只爪子都搭在优子手上,“呜,呜汪!”“你,你好!”

“你好你好!”优子瞬间笑开了。

“说起来勇利和尤里都叫Yuri呢~”优子看着被救回后,从勇利脖子上拿下的吊牌嘟囔着,“还好,在中文里读法不一样,还有音调也不同啊……”

“什么!”路过的尤里一下子炸起了还未长丰满的毛,他死死地盯着正和维克多粘在一直的勇利,一边伸出爪子划向墙壁,当然,因为是爪子还没什么力的小猫,墙壁完好无损,“那个新来的!”

评论(1)

热度(36)